风言

【瑞嘉瑞】鲸落

#鲸落梗 有刀 糖或许?


1.
凹凸大赛的结局,是死亡。

嘉德罗斯站在凹凸大厅的中央,金黄色的发丝沾染上了不和谐的鲜红血迹,宽松的衣裤也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烧焦的痕迹,数不清的刀痕刺孔遍布,让向来整洁高傲的王也展现出了最为狼狈的一面。嘉德罗斯带着一身的斑驳血迹,冷冷地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影子——创世神。

所有的参赛者都死了,雷德,祖玛,安迷修……还有格瑞。

格瑞是为了救那个渣渣才会死的,被岩浆和冰川吞没,尸骨无存。哦,在凹凸大赛的回收制度下,哪来真正意义上的尸骨。但是这并不影响嘉德罗斯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死亡吞噬,却还……丝毫不后悔。

2.
“我要格瑞复活。”

嘉德罗斯收回大罗神通棍,语气冷漠毫不尊敬,一双金瞳紧紧地盯着那所谓的创世神,一字一句,不容置疑地宣告。

“当然可以。”创世神似乎并不在意他张狂的态度,淡淡地笑了,“凹凸大赛会给予胜利者一切实现愿望的能力。”

“但是你要明白一点。”

“任何能力的运用,都是需要付出同等代价的。”

嘉德罗斯露出了个预料之中的轻蔑笑容,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3.
复活格瑞的方法很简单,激活他死后留下的能量源,然后将自身的能量进行转换,用足够的能量给他塑造躯体。而这么做的代价,是转换者本身的全部能量,也就是——生命。

嘉德罗斯当然想过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他是圣空星的继承人,是凹凸大赛的第一,而格瑞不过是个被灭族的孤儿,就算是死了也没有多大影响,或许还能免除一些麻烦。

从仅有的九年中学到的一切都告诉嘉德罗斯,这场交易于所有人都是弊大于利,除了格瑞。

但是这种奇怪的情绪又是怎么回事?他微微低头,掌心贴紧胸口,感受着心脏处隐隐的疼痛,不强,却足以扰乱自己的判断。

4.
“轰!”

在第无数次把凹凸世界砸成一片废墟之后,嘉德罗斯照常扛着大罗神通棍登上火焰山,看着曾经的赛场又一次被自己打成渣滓,终于扬起了嘴角,笑得肆意而又张狂。

他可是嘉德罗斯啊。

他可是最为狂妄霸道的王啊。

什么值得,什么影响,什么麻烦,他本就不应该被那些渣渣的想法束缚啊!

嘉德罗斯这个名字,本就是恣意妄为的代名词!

没有原因,没有值得,没有应否。放纵任性,本就是属于强者,属于嘉德罗斯的特权。

5.
“给我删除格瑞关于我的一切记忆。”

他冷静地看着创世神,以命令的口吻说着。

张扬的王者站在培育皿前,逆光之下的金色闪耀着。璀璨,夺目,而高傲。

“我嘉德罗斯,不需要任何人的愧疚。”

干脆利落地转身倒进深蓝色的溶液之中,他缓缓下沉,落到液体的中心。那一抹金黄的身影仿佛沉在深海之中,就像是......夜空中最亮的,压过了所有其他光辉的星星。

6.
嘉德罗斯不知道这个分解重塑的过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只能看着不远处格瑞的身体一点一点凝实,从一个几近虚无的影子到现在这样可以清楚的看到身体五官的轮廓。

与此同时,他也看着自己的身体从最初的完全实体被慢慢地分解到现在这种半透明的形态,甚至比格瑞还要透明那么一点。

待在培育皿里无事可做的生活简直无聊透顶,嘉德罗斯透过溶液看着天空,缓缓闭上眼睛。

用回忆来缓解无聊的情绪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嘉德罗斯回想着自己勉勉强强算是一生的九年。

7.
他是那些人类创造出来的,最接近神的造物。从小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待遇,拥有着最强大的实力,也造就了他的嚣张,他的霸道,以及......不懂人情。

所有人都说他是王,是圣空星,乃至整个宇宙的王,所有人都敬畏他,恐惧他,又向往着他。

除了格瑞。

他是唯一一个可以与自己抗衡的人。没有那些渣渣对他的畏惧,没有雷德祖玛那样的尊敬,也没有向往。

格瑞是嘉德罗斯生命中第一个敢拒绝他的人。拒绝他的好意,拒绝他的尊重,拒绝他的重视。

嘉德罗斯有些气闷地睁开眼,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还在沉睡的人,暗自憋屈。

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竟然还是唯一一个有实力的,让自己认可的人。

格瑞让他体验到了太多从未有过的感受,他嘉德罗斯,天骄之子,什么时候会整天追着一个人了?什么时候会用所有的时间来找一个人了?

什么时候......竟然也会护着一个人了。

嘉德罗斯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迷宫赛结局的那一天,面对大赛前五联手都无法撼动的怪物,他竟然在格瑞受伤被盯上时,拼尽全力在第一时间赶过去,只为护他,只为……当时内心那极致的焦灼。

不想让他受伤,不想让他死,就算是自己来扛下那样危险的攻击,就算死的或许会是自己。

8.
再一次睁开眼,嘉德罗斯伸出手臂,他的身体已经在虚无的边缘,就像最初的格瑞。嘉德罗斯看了一眼身旁的格瑞,身体凝实,只有一层淡淡道雾气还没有聚拢。他还是在沉睡,看来在彻底凝实之前,是不可能醒过来了。

嘉德罗斯突然想到了之前还在圣空星的时候,正常课业之余他也会看看杂书,其中就有一段内容——鲸落。

鲸鱼在深海中死亡之后,他的躯体会成为大海的养分,给予许多生物生存的机会。

“这是鲸鱼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记住这句话,是因为嘉德罗斯曾不屑一顾。不过是那些渣渣不敢在它生前挑衅,只能在它死后捡漏罢了。这样的强者,又怎么会将弱小的虫子放在眼里,遑论奉献自己。

嘉德罗斯突然笑了,这种无意义的奉献,不正是现在的自己和格瑞吗?只不过格瑞是自己认可的人,全然不是那些渣渣可以比拟的,而自己……却是真的自愿罢了。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再看看自己已经看不清轮廓的身体,心中突然涌上了一种莫名的悸动。他有些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消失地毫无回报。

那么……就索取一些利息好了。

感受着身体越来越快虚弱消失的速度,嘉德罗斯眯了眯眼,狠狠一个翻身朝格瑞游去。

不够…快一点……再快一点!

死死咬牙向前冲去,嘉德罗斯从未有过如此紧张的情绪,近了…近了。

霎那之间,他扑向那个身影,仿佛扑向了光……

一切,化为泡影。

灿金色的阳光穿过溶液撒在他身上,格瑞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的低头,掌心缓缓捂上胸口。

他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消失了。

评论(3)

热度(82)

  1. 平凡小女孩风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