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言

【安雷】濒死(二)

前文

濒死

说好的小短篇怕不得被我写成连载#


(二)


 真是......鬼迷心窍。

       安迷修看着躺在自己床上半死不活的人,如是想到。


       距离之前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两天,雷狮倒在自己怀里之后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好在安迷修抢救及时,耗费巨量积分之后总算是保住了雷狮一条命。


       安迷修叹了口气,他坐在床边看着依旧昏迷的雷狮,眼中浮现着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复杂情绪。冷静如他,这次怎么会……失手了呢。


        他的手指缓缓落到雷狮紧闭的双眼轻轻摩挲,雷狮的眼型很漂亮,眼尾微微向上翘,笑起来就是一股子说不出的张扬潇洒,眼睛是深紫色的,像是两颗顶级的紫水晶,他的眼中总是有光的,就像是深色的夜空里耀眼夺目的星星,又像是一把剑,可以直直地刺进人心里,看个透彻。


        安迷修突然就想到了当时的场景,那时的雷狮带着一身的血,强撑着雷神之锤,就这么生生撞进他怀里,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恐惧,骄傲而自信地宣告,“你已经,爱上我了。”


        那时的雷狮,满身的伤痕血迹都遮不住他眉宇间的神采飞扬,他张狂的笑容一次又一次回荡在安迷修的脑海,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他着了雷狮的魔。


        安迷修失眠了。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骑士的修养克制着他没有作出什么半夜扰民的不雅举动,也意味着,现在很安静。安静到他似乎能听到雷狮的呼吸声,似乎能感受到雷狮的心跳,似乎......


       ……停下!

   

       安迷修咬牙,险些没绷住自己良好的骑士修养给隔壁床的病人来上一拳。啧,雷狮倒好,几句话说完就一晕了事,连累自己大半夜的在这边失眠!


       安迷修带着怒气怨气翻身下床走到雷狮床边,恶狠狠地盯着病人的脸。雷狮看起来睡的挺安稳,像是收敛了锋芒似的,又有些苍白,一眼就能看出重伤未愈,时常吐出高傲话语的唇闭上了,薄唇,虽然不带多少血色,却给雷狮添了一份少见的,病态的美。


       指尖不自觉地抚上雷狮的双唇,柔嫩的触感和他平时海盗的强硬作风截然不同,安迷修缓缓俯下身,一点一点靠近了床上的人,精致的五官慢慢在眼前放大,诱人的唇瓣让人忍不住想按住他狠狠蹂躏......


       靠!


       安迷修骤然清醒,他离吻上雷狮不过毫厘之距,要是再近一点,就……


       猛地起身,从脸颊一路烧到耳根的热让安迷修无所适从,他转身一把抓过流焱凝晶跑出了屋子,倒像是......落荒而逃。


       屋内,等安迷修走远之后,床上的人眼睑一颤,缓缓张开的眼中写满了惊异与错愕,久久不能回神。

【安雷安】濒死

      小刀带糖(?)#

      战损雷and黑化安

      ooc算我的



     “安迷修”


       他一双湛紫的眼瞳里盛满了冰冷,深埋在星辰大海光辉之下的,已经变成了一片寂寥,悲伤而绝望。

       雷狮身上带着一片片的血迹,接连不断的鲜红仿佛侵染了那耀眼的紫,他的右手握紧了雷神之锤,左手无力的垂在身侧,刺眼的鲜血从指尖滴落地面,渐渐汇聚成一滩血水。

       他单膝跪在地上,雷神之锤强撑着地面才让自己免于摔倒。他周身闪烁的暗紫雷光已经渐渐的弱了下去,星星点点的苟延残喘着。

       那是元力枯竭的标志,以一人之力对战数十参赛者,就算是大赛第四的实力也只能换来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雷狮抬头看向自己面前的人,安迷修依旧是衣衫整洁,象征身份的双剑交叉负在身后,他自上而下俯视着雷狮,松绿色的眼中隐隐的不忍与哀伤,一闪而逝。

       凝晶反手紧握,锐利的剑峰散发着寒意抵在了雷狮的脖颈,片刻之间便又是一道细细的血痕。

       雷狮终于笑出了声,伤痕与血迹遍布的脸上带着嘲弄,本就极好的容貌更是添了几分邪佞,鲜血与绝望交融之下,显出了一种惊人的美,仿佛彼岸花开,惊雷乍现,山川逆流。


     “咳...咳咳,安迷修…我真没想到,那只躲在幕后的黄雀,竟然是你。”代表着正义的骑士,面具之下却是如此的肮脏疯狂。这样的真相,一定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他抬起手毫不在乎的擦去了嘴角的血迹,雷神之锤上的力又透支几分,借力艰难的站了起来,他和安迷修之间的距离极近,一把凝晶也不过数十厘米,短短一臂之距。

        雷狮笑容更浓,仿佛濒死之际的回光返照,他硬生生拖着破败的身躯上前两步,靠到安迷修胸前的一刹那脱力倒在他身上,下巴恰好搁在他肩上,干裂的唇瓣抵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竟是透着难言的愉悦与高傲。


        “安迷修,你杀不了我的。”


        “安迷修,承认吧…”

 

        “你已经......”


        “爱上我了。”


【安雷安】对手

       安雷安无差,对手向,感情线稀薄(?)

       小刀(或许?


      “……雷狮”干涩的嗓音只是说出口就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看着面前张狂依旧的人,脑中一幅幅画面如电影般闪过,凹陷的双眼与青黑色的眼圈,与之前彬彬有礼的骑士模样截然不同的,极致的疲惫与绝望之后看到了始作俑者,安迷修僵在原地,一双松绿色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名为恨的情绪。


       没错,艾比和埃米都死了,安迷修就算再强大也无法在强者云集的凹凸大赛中护住两个人,更何况这之中,有太多雷狮插手的痕迹。

       安迷修知道,那是雷狮故意给他看的,艾比被围攻致死时“恰巧”路过的帕洛斯,埃米被逼下悬崖时站在旁边的卡米尔,以及那些参赛者眼中畏惧的光,都毫不掩饰的指向了那个只比他高了一个名次的人。


       他一直坚持着他的骑士道,保护弱者,不与女性动手,甚至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大赛中,也不曾放弃。

       可是雷狮把他的信仰打破了,就像砸碎一块玻璃一样把他的骑士精神砸的粉碎,把他想要维持的正义狠狠撕开,将深不见底的黑暗展现在他的面前。


       安迷修记得,当时他被熟悉求救声引走,让艾比埃米留在原地之后,再回来时就只剩下了艾比的尸体和一地打斗的痕迹。而那个他曾救过的人在把他引来之后,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刀,毫无防备的安迷修在那一击之下,几近殒命。

       当他重伤未愈赶到埃米身边时,他只够得到那抹湛蓝身影跌下悬崖的影子而已。他看着染上鲜血的一张张熟悉的脸,他曾或多或少帮过几次甚至救了性命的人们,无一例外地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那个瞬间,他恍惚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半点意义。


       安迷修试过拉拢参赛者为他所用,不惜许以重利,却毫无效果。是啊,在这凹凸大赛里,有什么利益能比性命还要重要呢?安迷修是个正义的骑士,从不欺凌弱小,向来温和有礼,令人赞叹。

       可雷狮不是,身为海盗的残忍暴虐让他从未把弱者放在眼里,不需要许以任何利益,单单是自身的实力就可以让他理所当然地对弱者发号施令——因为反抗他的代价,是死。

       在死亡面前,区区利益,区区援手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这是凹凸大赛,死亡,欺骗,背叛,无时无刻不在上演,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最后能活下来的,只有一个而已,而没有人不希望那唯一一个名额,是自己。


       雷狮的肩上依旧扛着雷神之锤,恣意张狂地俯视着面前的人,他一双紫水晶般,仿佛蕴藏着星辰大海的眼睛里写满了嘲弄,嘲弄安迷修的骑士道有多么的不堪一击,嘲弄他所谓的信仰被击垮得毫不费力,嘲弄他为之努力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切实际。

       “安迷修。”雷狮走到他面前,百无聊赖的看着自己的对手,不,曾经的对手被打击的近乎绝望的模样。这样的安迷修,早已失去了与自己匹敌的能力。


       “知道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吗。”他勾了勾唇角,目光落在安迷修身上,仿佛在看一只可以随手碾死的蝼蚁。


       “因为你自以为是的正义让我看得很不舒服,所以我很想把它一点一点的打成碎片。”

       “我曾经想跟你打一架来看看所谓的大赛第五到底有什么实力。”

       “可是现在不用了。”


       轻蔑的笑挂在嘴角,雷狮径直跨过安迷修身旁,毫不掩饰的轻视与不屑仿若雷电轰鸣砸进了安迷修心底——


       “你,不配当我雷狮的对手。”


       我,不配当他的对手?惊雷在他脑海中炸响,脑中哀伤的画面在一瞬间转换,幼时师傅的教导,成长后见识到的世界,以及...来参加这次凹凸大赛的真正目的...

       

       “是谁不配啊!恶党!”


       极致的寒冷与炎热交错在身后炸裂,雷狮瞳孔猛缩,身体先大脑之前错步闪开一击,雷神之锤瞬间爆出雷光,狠狠与刺来的双剑撞在一起,迸发出的火光格外刺眼。

       兴奋与好战的因子在一瞬间燃烧成了熊熊烈焰,雷狮缓缓抬头,两道视线在电光火石之间交错,那双松绿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令人振奋而愉悦。

       他一步一步走向雷狮,双剑负在身后,直视雷狮的眼睛,一字一句,坚定得仿佛跟刚才的不是一个人。

    

       “雷狮,身为恶党的你,不具有评论骑士道,也没有评论我所作所为的资格。”


       “但,如果你要向我宣战。”


       双剑交鸣之声响彻天际,褐发的骑士代表着正义,为冷热流所环绕。


      “我安迷修,奉陪到底!”